当前位置: 厦门宁海网 首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聚合
自行车进入“机器人”造车时代 每天超5000辆车下线
编辑:林笑 来源:网路转摘 2017-11-19 14:22:19 我要评论

  就在2016年下半年,数以万计的共享单车一夜之间“铺”满了很多城市的大街小巷;也几乎是一夜之间,似乎每个人的手机里都多了几个APP,打开、扫码、开锁、骑走。美国一家主流媒体就评价说,共享自行车发轫于中国,摆脱了以往中国创新的山寨印象,是完全意义上的中国式创新。那么骑行在创新路上的共享单车,又给自行车制造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我们一起来看记者调查。

  自行车进入“机器人”造车时代每天超5000辆车下线

  25岁的梁晔,家住北京的回龙观,是一个在中关村工作的IT白领。每天上班,至少要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尤其是地铁到公司这最后两三公里的路程, 这段路程步行的话得15到20分钟,来不及的话就得打车,如果再赶上堵车,梁晔经常会很狼狈地狂奔到公司去打卡。

  现在有了共享单车,梁晔上班的状态变得轻松了很多。每天下了地铁之后,有很多的共享单车可以选择,轻松一扫码,就可以骑着自行车到公司,路上只需要花不到5分钟的时间,一个月最多花上二十块钱,既环保又经济

  2015年,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在城市的街头,这个传统的自行车大国,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变成了五彩斑斓的海洋。短短不到两年,共享单车就迅速覆盖了近100个城市,累计投放量约1600多万辆。一个APP就可以连接自行车和人,自行车诞生100多年来,第一次因为中国共享单车的发展,被赋予科技属性,共享单车也被誉为互联网时代“新四大发明”之一。

  在小黄车OFO公司总部的会议室里,工程师们正在对共享单车新研发的NB-IoT物联网智能锁商讨着升级优化方案。

  OFO小黄车智能锁硬件总监 段炜说NB是一种窄带物联网技术,其实NB是由4G演化出来一种新的通信方式,应该代表了整个物联网未来的趋势,我们从今年开始发力着重研发我们自己下一代通信技术的物联网,也就是NBLOT的物联网智能锁。

  和普通的智能锁相比,NB-IoT物联网智能锁是专门针对物与物连接的网络,具有覆盖广,连接承载量多、降低功耗的优势。

  在北京的一所大厦的地下二层,段炜正在和同事们利用NB-IoT网络技术顺利实现开关锁的测试。
  正常的共享单车到地下室,一般是没有信号的,2G信号一般覆盖不到这个位置,无论是开锁还是说是接单,以及定位的发送都会是模糊状态,相当于这个单车在地下,是个沉默的车辆,但NB不是这样的,NB有很强的信号穿透性,能够深入到地表以下,因为是窄带物联网,所以信号覆盖强度会更强一些,能够实现在地下真正使用,段炜讲解道。

  广东惠州,一家专门为小黄车生产和组装智能锁模块的工厂,一片片支持NBLOT技术的芯片,通过每条智能化的生产线,组装成共享单车智能锁的核心零部件,共享单车的定位、大数据的采集都是通过这个模块来实现的。

  深圳禾苗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李承军说,现在它每个月的出货量都超过了两百万片,所以OFO在单车的投放的数量是非常大的。

  李承军正在为中国移动物联网公司的NBLOT模块进行量产前的准备,主要用在智能的水表、电表等产品上。随着物联网技术的使用,除了共享单车,这家企业还在为很多行业生产含有物联网技术的模块。

  这家企业是李承军在2009年创办的,看到传统制造业高能耗、高成本等生产方式的弊端,在创业之初,李承军就将企业定位为高科技智能制造企业。

  2016年我国稳居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的地位,在500余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220多种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尽管如此,我国制造业仍然存在能耗高、效率低、产品同质化严重、附加值低等问题,缺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特别是随着近几年原材料、人力、土地等成本上涨,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已经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了。2015年国务院提出《中国制造2025》,其中明确指出“基于信息物理系统的智能装备、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领制造方式变革”。

  与之相对应的是,去年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的“新制造”同样成为了热门话题之一。在马云看来,新制造讲究的是智慧化、个性化和定制化。就在刚刚结束的双十一购物狂欢节中,开场1小时,天猫就有近30家电手机品牌销售破亿,其中“新制造”托起了家电业新奇迹。而蜂拥而至的共享单车更是成为互联网+制造业的新秀,推动着传统制造业的升级。

  又一批新车即将下线,小黄车质量管理总监施诺一早就赶到工厂进行检验。每一辆新车在出厂前,都要经过101项标准的严格检查。

  ofo小黄车质量管理高级总监施诺说,我们这里有个二维码,也就意味着每辆小黄车投入市场使用,消费者在三个月六个月,乃至更长时间反映的问题,都会进入我们的系统,中间二三十条是过去两个月三个月新加进去的,目的就是给消费者更好的车。

  这101项检查标准是小黄车运行一年多来逐渐汇总得来大数据,再根据用户的体验反映的问题再进行及时的调整和改进。

  这个车间是富士达专门为小黄车开辟的,一条生产线在10分钟内可以下线16辆共享单车。以此计算,富士达每天有超过5000辆小黄车下线。2017年,富士达接到ofo1000万辆订单,工人们每天都要加班加点才能满足激增的生产任务。

  天津富士达集团分公司总经理孙昊说,每个月加上共享单车总产能都已经突破200万了,所以说基本上是属于翻了一番。

  十几年前,作为中国家庭的“老三件”,中国自行车总量达4.87亿辆。之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国自行车逐渐被私家车、公交车、地铁等交通工具所替代,市场开始低迷。

  孙昊补充道,最多的时候应该讲,下滑有三成到四成,基本上叫断崖式下降,这个是从来没感受到的一种场景。

  共享单车井喷式的发展,无疑给原本萧条的传统自行车制造业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孙昊说这个增长基本属于暴增,让很多自行车行业当中原来已经接不到订单的一些企业,都能纷纷接到非常大手笔的订单。

  施诺这次来工厂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查看最新研发使用的跑鞋胎的实验情况,这是继共享单车使用实心车胎之后的又一次升级改进,它要求连续运行6小时,在承重是87公斤的条件下,以每小时八公里的速度,整车轮胎不允许有开裂、脱胎等现象。

  研发中心这些检测设备都是为了满足共享单车得需求,在2017年新购进的。和自行车生产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刘学权,在和共享单车合作之后,突然发现原本的自行车制造水平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共享单车的需要了。

  天津富士达集团研发中心主任刘学权说,由于共享单车它的使用环境比较恶劣,风吹、雨淋、日晒,为了满足共享单车免维护的需要,我们就开发了像免充气的轮胎,我们又增加了耐厚性的测试标准,采用了防盗的设计,所以推动了产业升级和产品升级。

  共享单车的发展给传统自行车制造企业提出了新的挑战,倒逼着企业不断改进工艺提升效能。张力释放机,是专门调整车圈辐条的压力和张力的,因为以前生产的自行车种类多、规模小,像这样自动化的设备利用率很低。

  孙昊说就是因为共享单车的这种介入过了以后,那么现在这个单批海量都一样,所以这个设备完全不需要进行调试,参数设定完了以后轮子扔里面,直接出来就可以达到我们要求的张力的规格,所以这个效率会有翻倍的这样一个提升,最少也有40%到50%的提高。

  为了满足共享单车的生产要求,富士达今年专门购进了200台机器人智能手臂,和传统的人工焊接相比,不仅效率提高了,产品的质量稳定性更得到了保证。

  孙昊告诉记者,在天津这个全国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基地,共享单车的订单大部分集中在富士达、飞鸽的等能满足共享单车高标准严要求的有生产和研发能力的大公司,一场由外而内的行业变革正在重塑传统的自行车行业。

  孙昊最后补充道,一些小的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时候还能接一些订单,当供相对小于求,或者共享单车的订单相对稳定的时候,他们可能就很难接到订单了,可能会通过共享单车这个潮流当中被洗牌掉。我们所说的去产能化过程,这对于这个行业能够向高品质化,向规范化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共享单车带动10万人就业修车师傅有了稳定收入

  像共享单车这样一个“互联网+制造业+公共服务”的新制造,不仅推动和改变了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和竞争格局,还带动了近10万人的就业,其中仅今年上半年就新增了7万个就业岗位。

  在北京市海淀区车道沟桥的桥下,整齐的摆放着两排患了各种“病症”的小黄车。身穿黄色制服的骆师傅正在给一辆小黄车修理中轴。

  2001年,骆启仁从东北带着家人来到北京。16年来,他一直在蓝靛厂附近自己摆地摊修自行车。吃苦受累不说,收入也不太稳定。自从后来有了共享单车之后,个人的车少了,生意就更干不下去了。被共享单车逼得走投无路的的骆启仁,脑子一转,反而自己跑到小黄车维修点来找活。

  骆师傅修车的好手艺一出手就被录用,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自己还和大公司签下了大半辈子以来的第一份劳动合同。

  骆启仁高兴地说,踏实就是安全感,肯定能长时间录用了,就看干得好不好。所以必须努力工作,因为爱这个活,所以干着感觉一点也不累,这是他的专业。

  现在,骆师傅每天工作八小时,周末两天还能休息,每个月奖金绩效加起来能拿到4500元的工资。骆师傅说,现在生活有了保障,幸福指数也比原来高了很多。

  下午五点钟,是骆师傅快要下班的时间,而20公里之外的运维师傅李同玄却刚刚开始一天的忙碌。在北京东四环的华贸桥下,李同玄正在和同事们把路边的小黄车装运到三轮车上。

  今年50岁的李同玄是小黄车的运维人员,每天的上班时间是从下午5点到晚上11点半,由于别人下班,他上班,他的工作也被称为潮汐工。主要是根据总部的调度,在晚高峰下班时间把路边客流量不大的小黄车搬运到附近用车辆比较大的地铁站摆放整齐。就在半年前,李同玄还是穿梭在大望路一带的一名黑车司机。回想起以前的生活,李师傅说只能用“提心吊胆”四个字来形容。

  小黄车运维人员李同玄说,以前开摩的的时候,经常被警察抓。今天抓了车没收,我一个车就值3000多块钱。

  共享单车的普及,需要大量的运维人员。今年4月份,李同玄到小黄车应聘,现在的这份工作,是他来北京之后的第一份稳定工作。

  李同玄说现在一个月工资5000块钱,感觉非常好,非常喜欢这个工作,心里很踏实。

  每天,李玄同都要搬运着小黄车至少来回跑上几十趟。虽然天天日晒雨淋、工作辛苦,但他觉得自己从这份工作实现了个人价值,这是让他最开心的。

综合 本地 财经 教育 健康 房产 民生 娱乐 科技 亲子 旅游 汽车

厦门宁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厦门宁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厦门宁海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厦门宁海网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厦门宁海网”,违者厦门宁海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厦门宁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电话:40000-93356